雖然老師曾提過學校附近的另一所私立高中是個龍蛇混雜之地,不過他自己倒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到所謂的「打群架」這件事。

葛與寧站在道路的一端。

另一頭,一群人吆喝揮舞著拳頭,擋住了他要通過的路。他以前從沒走過這條路,今天是因為司機早上突然生病了,無法送他上學,他想著自己上下學也是個選擇,所以沒跟任何人說,就獨自出門了。

早上來學校的過程都沒有問題,怎知回家的時候會撞見山下學校的學生在跟不知道哪裡的人互毆。

要就這樣走過去嗎?他平淡地睇視著前方眾人廝殺而揚起的沙塵。

如果不走這條路的話,他不知道還有哪裡可以到捷運站。

……反正那些人和他無關。葛與寧跨出步伐,沒有再猶豫地往那群人的方向前進。

「喝!他媽的!」

「喔幹!」

叫罵聲此起彼落,明明現場狀況一片混亂,葛與寧卻旁若無人地筆直向前,慢吞吞地活像個走錯攝影棚的路人甲。

他對自己存在於這戰場上的突兀毫無知覺,只是想著穿越過此路後再向左轉,步行五分鐘就可以到達捷運站了。

就在要走完這條路的前一刻,忽然有抹黑影迅速朝他逼近,那一瞬間,他轉動視線,都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是什麼東西,就見到一個男生霍地出現在他身旁,然後將那黑色的影子從他面前踹離。

葛與寧靜靜地望著站在自己身側的男生。那制服凌亂的男生喘著氣,同時也正看向他。

「嘖。」男生明顯地露出不耐煩的表情,深皺著眉頭,很快地伸手推了下他的肩膀,並且道:「快走開!」

說話的同時,男生就已將目光移開,語畢後更是立刻回到那群混亂裡面。

葛與寧不驚恐,也不害怕,只是發現一下子就看不見那個人了。他繼續不慌不忙地走出那條路,接著往左轉,然後步行五分鐘,到達捷運站,他站在售票機器前面,因為早上搭乘時研究過一次,所以他已經明白如何操作,順利地買到回家的票。

站在車廂裡隨著人群搖晃半個小時,他回到位於市中心的住處,父母因為忙碌所以都不在家,他也很習慣了,吃過傭人準備的晚餐,他進浴室洗澡,直到脫光衣服對著鏡子,他才發現自己先前被人推了一把的地方有點紅紅的。

那個男生力氣很大的樣子。

他眨眼,隨即轉身踏進已放好熱水的浴缸裡。洗過了澡,接著是寫功課,最後在固定的時間上床睡覺。

翌日,傭人告訴他司機是急性盲腸炎,需要住院開刀治療,所以會請一到兩個星期的長假,他想了一下,請傭人不用將這件事特別告訴父母。

他可以自己去學校,沒有問題。

和昨天一樣,搭車的步驟他很熟悉了,於是沒有什麼困難地到校了。

「……葛與寧,你模擬考又考第一了。」

早上第一節課,老師就先發下之前的全年級模擬考結果。葛與寧從老師手中接過成績單,上面一排滿分的數字。

老師接著道:

「雖然你現在才二年級,不過應該已經確定會申請國外的大學吧?好好加油。」

老師對他講了些鼓勵的話。葛與寧說聲謝謝,轉身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發完最後一個人,老師開始寫黑板上起課來。葛與寧打開課本,桌面上還放著成績單,他看著那些滿分的數字,一點感覺也沒有。

他不討厭讀書,但是也不特別喜歡。把課本裡面所有的東西記憶在腦子裡,將記得的答案填在考卷空格中,他只是在做這些事情而已,既不難,也不容易,更不有趣,很普通的一件事。

所以他也沒有任何成就感。

下午放學,他像昨日一樣,走同一個方向,同一條路。

他並不認為還會再遇到打群架那件事,但是也沒想到會在相同的路上與前一天那個男生重逢。

雖然當時只看了一眼,但是他的記憶相當好,所以認得對方。

只見那個男生背靠著牆,像是在等人,書包斜背在身側,身上的制服雖不像昨天那樣凌亂,但是釦子並未全扣上,似乎從來沒有整燙過的領帶鬆垮垮地掛在頸處,一樣地穿著不整齊。

他們僅互看過一秒,所以稱不上認識這個人。葛與寧只是靜靜慢慢地走過那個男生面前。

原本靠牆站立的男生,在他越過之後,離開牆面,跟在他的後面。

葛與寧一開始其實是沒發現的,只是當他要走出路口往左轉時,男生突然從後面抓住他的手肘。

「嘖。回來!」

葛與寧都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,就被拉回小路之中。

他很確定他們並不算相識,所以為什麼這個人要抓著他?葛與寧望著男生,只看對方一直在觀察小巷外面。

「你是……」他想問,卻突然被打斷。

「別從這裡出去!你從後面繞過。」男生放開他,視線放在別處。

就算先不提男生要他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,另外一個問題在於他只會走這條路。

「我不認識路。」葛與寧誠實地說。

一直在觀察外頭情況的男生總算分神睇他一眼。

「什麼?你||他們來了。」男生立刻對他道:「你快點離開!」

根本不曉得發生何事的葛與寧,又被男生推了一把。他後退兩三步停住,稍微思考了一下,問道:

「捷運站……」在哪裡?如果不能往前的話,那麼到底要從哪裡繞到捷運站?

男生一臉不可思議地瞪著他,隨即揚手指著他身後的路,道:

「出去往右!然後再去問人!用跑的!」

「……謝謝。」葛與寧很有禮貌地道謝,轉身離開。

前行一段路,他回頭看,見到有幾個穿著和男生相同制服的學生從路口走了進來,男生正跟他們講著什麼。

忽然間,其中一人毫無預警朝男生揮拳,男生飛快低頭躲過,接著毫不客氣地回擊對方腹部。中拳的那個抱著肚子彎下腰,其他人立刻變得凶神惡煞起來。

不知道是誰發現到葛與寧的存在,有人大喊:

「在那裡!」

葛與寧不認為那會和自己有關,但是卻有幾個人開始朝他的方向奔來。當他確認這些人的目標不知為何就是自己時,他們的手已經伸出來,就要碰到他的衣領了。

那一瞬間,有什麼力量將最接近他的人往後拉倒,在對方倒地後,葛與寧看見原來是那個男生也跑了過來,並且出手阻止那些人。男生手腳迅速俐落,踢倒第二個人,結果那人也朝後跌去,幾個人滾成一團。

「我不是叫你跑!」男生粗聲喘氣,兇巴巴地對他瞪眼。

葛與寧一怔,道:

「我……」很久沒跑步了,有點忘記怎麼跑。他想講完這些話,但是卻已經被男生抓住手腕,往路的盡頭奔去。

他跑不快,應該說跑得非常慢。男生很快發現這點,於是又回頭狠狠地瞪他,跟著當機立斷找了條更小的巷子閃進去躲藏。

「咳……咳。」一停下來,葛與寧掩嘴咳嗽。

只聽那男生喘著氣,不悅道:

「我今天總算是見識了你這種嬌生慣養的少爺!」

是在講跑步的事情嗎?他的確是跑得慢,而且也的確嬌生慣養。葛與寧並不生氣,只是在呼吸緩過來以後,道:

「請問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」為何那些人要找他?看起來男生應該知道。

男生緊皺著眉頭,一臉難看。沉默片刻,才道:

「昨天我幫了你,他們好像誤認我和你是認識的,所以才會連帶地想要找你麻煩。」似乎認為是自己的失誤造成的,男生臉色不豫。

「……是嗎?」葛與寧想了一下。那麼,「只要解釋清楚就好了。」不需要打架。

聞言,男生更不高興了。

「我跟他們解釋過了!今天一聽到他們在討論昨天有錢學校的人,我就想辦法解釋了!不過還不是變成這樣?那些人會聽才有鬼!」

因為當時自己穿著制服,所以很容易辨認吧,他們學校有九成學生家裡都有私人司機,步行的幾乎等於沒有,只要堵在路口就很有可能逮到他。不過現在又有其他問題,葛與寧道:

「你剛才的行為,只是讓他們更加誤會我和你認識。」

被這麼一說,男生登時啞口,因為事實的確如此。男生有些惱怒地望著他,道:

「不然要怎麼辦?昨天就讓他們揍路過的你?還是今天讓他們揍?你看起來就不會打架,所以我一開始不是就叫你先跑了!」

原來是因為顧慮到他,所以男生今天沒有選擇正面衝突,而是躲在這裡。葛與寧問道:

「你們為什麼要打架?」知道原因就可以找出解決的方法。

聞言,男生皺起眉頭,摸著自己的後頸道:

「也沒有為什麼……就三年級的看我們一年級的不爽,這陣子常常找麻煩。聽說學校從以前就這樣。」

葛與寧望著他。

「……好奇怪的學校。」

男生臉一黑,道:

「你才奇怪!雖然聽說山上的學校是有錢人在讀的,但沒想到有錢人家的少爺居然是像你這樣子的!」

「哪樣?」葛與寧又問。他是真的想知道。

「走進打架的人群中!不認識路!跑也跑不動!」男生逼視著他,氣道:「光是走進打架的人群中就完全錯誤,你是白癡嗎!」

和他四目相對,葛與寧不害怕。自己是白癡嗎?模擬考才剛拿到第一,所以應該不是。

「我不是。」他搖頭。

男生一頓,隨即莫名其妙地瞪住他。

「……你真的超奇怪。」

結果那天,他們在小巷中靜待,確定那些人走掉,才分別回家。不過因為葛與寧不知道路,男生還一臉不高興地帶著他到捷運站坐車,最後警告他別再走那條路,那裡經常有他們學校的人。

隔天,他上學,在學校度過往常的一日。放學的時候,他步出校門,憶起男生的告誡,為了要他走別條路,男生昨日還說明了其他可以到達捷運站的路線,甚至帶他走一趟。

所以他可以繞過那裡了。但是……

葛與寧邁開步伐,往和前幾天相同的方向前進。他不認為事情就會到此結束了,那麼之後還會如何?他不喜歡沒頭沒尾,看小說或電影都一定要看到結局,他也不曉得驅使自己朝那裡走去的原因是什麼,或許是一點點好奇心吧。

原來他是有好奇心的。

這個發現令葛與寧一頓,他走進路口,就望見那個男生正和幾個人對峙著,即使那方氣氛緊張,他還是慢慢地走過去。

「你——你白癡啊!」男生首先察覺到他,立刻橫眉豎目地罵道。「我不是叫你別走這裡了嗎!」

葛與寧步至他身旁停住,搖頭道:

「我不是白癡。」他看著男生。「如果我是的話,你也是。因為你也走這條路。」

「你……」男生想講什麼卻又講不出來,只是一臉惱怒道:「算了!等下你被揍我也不管你。」

「我想解決這件事。」畢竟他不小心參與進來了。葛與寧沉吟道:「如果給他們錢的話,他們會願意不再打架嗎?」

「什麼?」男生難以置信地看著他。壓低聲道:「你那什麼狗屁解決方式!根本是製造麻煩!你只會變成被勒索的對象!」

給錢這種方法不好嗎?一直打下去不也是製造麻煩?他所知道的解決困難的方法,就只有金錢和權力,這兩種方式是最強而有力的。

「那……」葛與寧還想再開口。

「幹!你們聊起天來啦!」三年級的學生出聲打斷他們,一副有沒有搞錯的表情。隨即對著男生吼道:「我說你這小子!就是不學乖!所有一年級被揍過後都聽話繞路走了,就你跟我們故意對幹!」

「欠揍啦!」

「他媽的不聽學長的話!」

一陣叫罵過後,男生只是冷冷地道:

「我為什麼要因為你們改路走?」

此話一出,現場本來就劍拔弩張的緊繃空氣,登時一觸即發。

「媽的還敢頂嘴!」

眼見就有人要揮拳了,男生甚至都擺好迎戰的態勢,葛與寧啟唇道:

「我認為……」他忽然出聲,大家便下意識地將視線轉向他。「……一對多是個懦弱的行為。」在眾人的注視之下,他不慌不忙地說完。

一陣寂靜。

「——你他媽的說誰懦弱!」

「你媽的插什麼嘴!昨天沒揍到你你皮癢是不是!」

三年級的人更火大了。但是葛與寧連一絲驚恐的情緒都沒出現,他只是平靜地說:

「如果不是怕輸的話,為什麼要一群人對一個?」

「幹!你說誰怕輸!」有人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。

「不怕就一個對一個。這樣才公平。」葛與寧注視著他們。

眾人你看我我看你,這下子誰也不敢先動,原本一對多就是不光彩的,只是在群聚行動中沒人去想這件事,如今被這樣攤開來指明,誰也不想當怕輸的那一個。

葛與寧見狀,道:

「你們派出一個人來,一對一打完,輸的那方聽贏的。」那些三年級的開始竊竊私語地商量。於是他轉頭看著男生,說:「我幫你將麻煩減至只有一個人了。」

男生瞇起眼眸。

「那還真是感謝。」

「不客氣。」葛與寧點頭致意。

「……你不會以為我是真的在跟你道謝吧?」男生受不了地問。

葛與寧眨眼。

「你不是真的跟我道謝嗎?」不然是什麼?

三年級學長那方已經有人出列了。男生嘆了口氣,將書包扔在地上。

「算了……你站遠一點。」

他說,然後擺出架勢。

接下來的事,葛與寧都只是站在一旁觀看而已。在體型上,三年級的和男生都差不多,但是男生的反應顯然比對方快上一截,而且動作更加熟練俐落,因此,這場架開始沒有多久,就可以看出誰處於劣勢,只是對方大概礙於學長的面子,又加上同伴的壓力,相當拚命,要結束說不上容易。

當男生最後將學長打倒在地的時候,旁觀的那群三年級叫囂著,男生只是挺直著背脊,一點也不示弱。

葛與寧緩慢地上前,態勢優雅地站在他們中間。一群混亂的藍色制服裡面,夾雜著一抹整齊的黑色制服,那畫面突兀到極點。他手裡拿著手機,道:

「……我打電話請了我們家認識的保全公司派十輛車來,如果你們還是不認輸的話,我就請他們進來了。」

聞言,一群人簡直傻眼,面面相覷。因為他是有錢人的孩子,所以他說的是相當可信的,說不定還能找什麼國外的保鏢來解決他們,或動用什麼管道把他們扔進警察局!大家都如此地想著。

之後,他們就悻悻然地抬著受傷的那位學長走了。

確定他們離開,葛與寧轉過身,看著臉上僅有一塊小淤青的男生。

「你沒事吧?」因為打架的關係,制服都被扯爛了。

「我說……你不是真的找什麼保全的十輛車來吧?」男生說話時嘴巴似乎有些疼痛,忍不住緊皺著眉。

葛與寧搖頭。

「……我只叫了三輛車。」當作備用計畫。數目多一點才有威嚇作用。

男生聽到他這麼說,閉了閉眼睛。

「你還真的……你真是……」

「是什麼?」葛與寧望著他。

「……沒什麼。」男生說道,按了按自己捱了一拳的下巴。

葛與寧注視著他。忽然想起件事,便道:

「我的名字是葛與寧。請問,你的名字是?」一直都沒有問的機會。

「……幹嘛要知道?」男生睇著他。

「不能知道嗎?」葛與寧疑惑。

似乎沒料到他會這麼反問,男生一頓。

「不是那個意思……」男生一臉很難跟他溝通的表情。

「那是什麼意思?」葛與寧雙眸直視著他。

男生又是停住,似乎不習慣被如此凝視,只能稍微撇開目光。道:

「你為什麼那麼喜歡問問題……還有啊,看人的視線太直接了……感覺很刺!」

是嗎?他是第一次被這麼說。這三天來發生的事情也全都是第一次。

「……請告訴我,你的名字。」

葛與寧說。






☆ ☆ ☆





「喂!欠揍的學弟!」

突然有人擋在面前,張止深抬起眼,就看見前些天在校外找碴的幾個三年級學長。

他沒像先前那樣謹慎地擺出迎戰態勢,卻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
學長之一掏著耳朵,頭歪歪地道:

「你到底怎麼認識那個有錢人的?他會不會找什麼特務來教訓我們啊?」

果然又是這個。張止深閉了下眼睛。

那日以後,三年級的學長停止了攻擊行為,就好像是遊戲時間已到般,毫無道理的開始,最後也毫無道理的結束了。三年級的那些人還會理直氣壯地說他們一年級時也是被揍,再告訴被他們揍的人說這是學校傳統,等大家升上三年級也能去揍新生。

不再追著學弟打架之後,他們就像從來沒發生過那些事,一點也不在意地出現在一年級的教室前面。

「……我不認識那個人。」睇著前兩天被他打倒的學長,張止深不知道第幾次地說明。

這些人好像以為有錢人神通廣大,自那日起,沒事就來追問他,昨天還問說什麼有錢人會不會有認識MIB。拜託,MIB是部抓外星人的電影!

雖然不知道三年級的到底是什麼意思,但是張止深也根本不想去探討。

「幹!騙人啦!明明你就護著他還不認識!」學長之二嚷嚷。

「我是不想你們亂揍到路人而已!」張止深這句話說過好幾遍了。

一名學長聞言轉頭,問向旁邊的人:

「如果是你,你會去幫忙擋嗎?」

「擋屁!」

「看吧!你們一定認識!」又開始呱呱叫。

張止深額間青筋跳動,已經完全不想理這些人。他越過他們,直接走進自己的教室。他也不擔心他們會從後面動手,因為聽說他們在學校裡完全不打架,只在校外打,這樣才跑得掉。

將書包扔在自己位子上,張止深拉開椅子坐下。

「學長又找你喔?是因為只有你反抗到最後嗎?」旁邊的探頭過來八卦。

「沒。」張止深應一句,曲肘趴在桌面上。在上課前,他想先瞇一下。

閉上眼睛,大概是因為剛才對話提到的關係,他突兀地想起那個有錢人家的少爺。

「請告訴我,你的名字。」

「我……呃……張……止深。」

「是怎麼寫?」

那時候對方問他名字,他因為覺得沒什麼認識的必要,所以不大想講,但是被對方那樣一看,他就……就不知道為什麼回答了。

那個太過直接的注視讓他全身不自在。

名字給對方了,但是什麼也沒發生。雖然不曉得對方當時為何要問,不過他們根本一點交集都沒有,也就只是這樣而已。

把這件事拋到腦後,張止深什麼也不想了。

像平常一樣,在學校度過一整天的課,他背著書包準備離開學校。接近校門時,忽然察覺好多人都往同一個方向瞧,於是他也下意識地望過去。

只見一個穿著山上學校黑色制服的身影佇立在校門口,在看清對方的側臉時,張止深不禁一頓。

是那個叫葛什麼的有錢少爺。

對方似乎同時發現到他的存在,遂看向他,並且啟唇道:

「張止深。」

雖然前一秒還想著對方也有可能是來找別人的,不過自己的名字馬上就出現了。張止深不明白他為何站在這裡,也不知他為何叫著自己的名字。

只是,所有路過的同校學生都在看他們。

張止深很快地走向葛與寧,壓低聲對他道:

「你……跟我來!」示意他跟自己走,張止深快步往學校不起眼的圍牆邊走去,確定應該沒什麼人會經過,他停下。「嘖。你想幹嘛?」一站住,他就轉身提問。

豈料,葛與寧卻落在他身後遠遠的位置,慢條斯理地朝他的方向前進。

雖然他也知道對方跑步很慢,但是沒想到連走路也走不快!

「你是雙腳退化了嗎?」好不容易等對方到達面前,他忍不住瞪眼。

葛與寧停住,想了一下,隨即道:

「我的雙腳很好。」

跟這個人總是雞同鴨講。張止深很快體會到,只得皺眉問道:

「你來我們學校幹嘛?」

「我有東西要給你。」葛與寧說道。

「給我?」張止深不解。

「嗯。」葛與寧手上只有書包,也沒有什麼要拿東西的動作,還又用那種直接的眼神凝視著他。

張止深完全不懂那是什麼意思。

「你……」

「你今天穿制服。」葛與寧忽說。

張止深聞言,一臉莫名其妙。

「不然要穿什麼?」

「你的制服不是因為打架損壞了嗎?」葛與寧仍是繼續盯著他看。

那雙眼睛的注視實在令張止深相當不習慣,他僵硬道:

「我……襯衫還有一件,外套也不是不能穿。」就袖子有些裂開,沒什麼大不了。

「是嗎?」葛與寧淡淡地說:「我請人訂製了三套的全新制服。」

「……啊?」張止深不明白他在說什麼。

「要給你的。」葛與寧望著他。

張止深一愣。

「咦?」給他的?

葛與寧緩慢道:

「因為你之前的幫助行為,我稍微表示我的謝意。」停了一下,又說:「我已經請師傅盡量快了,不過由於有部分是手工縫製,所以還是沒辦法一天就拿到。」

「手……」他的制服是學校買的統一規格,肯定沒有什麼手工縫製。張止深蹙著眉頭,深吸口氣,道:「我不需要。」他又沒做什麼,制服也還可以穿,嚴格說起來是他自己接受學長的挑釁,然後順手做了些額外的事而已,這有錢少爺未免也太誇張。

聽到他這麼說,葛與寧又是看著他。

「可是我已經請人家送過來了。」

「什麼?」張止深訝異。

葛與寧望向馬路,路邊停著一台黑色的高級轎車,有人站在車旁,並向葛與寧恭敬地點首示意。

「那位是店裡最年輕的學徒,偶爾也負責送貨。」葛與寧稍微介紹。

那干他什麼事啊!張止深將視線轉回,瞪著葛與寧,愕然道:

「你為什麼叫人送過來?」又沒問他要不要!

葛與寧眨了下眼,道:

「因為我拿不動比書包重的東西。」

「啊?」他的重點是沒問過他的意願啊!跟拿不拿得動書包何干!張止深只能看著那個什麼最年輕的學徒捧著衣服走向自己。

那位先生一臉和藹地微笑,張止深就算想說不要也說不出口,他瞪向葛與寧,葛與寧卻只是表情平淡,根本沒有察覺他的不願意。

不行,完全無法與這傢伙溝通!結果,最後張止深就站在人行道上,還被迫抱著三套衣服。

「對了,還有這個。」葛與寧從書包裡拿出一張像是卡片的東西,放進其中一套衣服裡。然後開始售後講解:「因為我只是大概說明你的身材,如果有不合身的地方,請通知他們,他們會派人回收衣服並且修改,如果不夠的話,我也可以請他們追加。」語畢,他轉身道:「那麼,就這樣了。再見。」

再……再見個鬼!瞠目看著葛與寧離去的背影,張止深根本都不知道要回應什麼,有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到無言以對是何感覺。

他頭痛萬分,只能抱著那些衣服搭公車回家,他人高又目標大,一路上被人側目,感覺差到極點。進到自己房間,他立刻將那還套著高級防塵套的服裝扔在地上,看也沒看一眼。

隔天有體育課,他穿運動服上學,要離開臥房前還被那三套衣服絆了一下,他深深不滿,心想一定要找個機會退還給那個有錢少爺,這次他一定要硬起來堅持,再也不受對方莫名其妙的言行擾亂。

到學校上課,他中午的時候心裡稍微計畫了下,可能找個時間拿著那些衣服到山上學校,又或是在那條小路中等人來,總之要和那個有錢少爺見面應該不會是什麼難事。

大概想好,他就把事情放到一旁去了。結果放學,他卻又見到校門口那個穿著黑色制服的身影。

……怎麼又來了!有別於昨日還想著對方可能是要找別人,張止深今天第一個浮現的念頭就是葛與寧是來找他的。

事實也證明他沒錯。只看葛與寧望著他,並且開口喚道:

「張止深。」

嘖。張止深瞇起眼眸。

「你又要幹嘛?」他越過葛與寧,直接往校門外走。雖然他打算要退還,但不是今天啊!

「我是來……」

張止深走得很快,身後的聲音一下子變遠,不過他還是聽清楚了。

「……看你制服合不合身的。」葛與寧在他背後道。

張止深不禁停住腳步。

「什麼?」

葛與寧緩緩地走向他,道:

「你今天沒穿制服。」

「今天體育課……」這根本不是重點。這傢伙剛才說是來看他穿制服的?張止深雙手插在口袋裡,奇怪地睇著他:「你是來檢查我的?」

葛與寧搖頭,道:

「我是來看合不合身的。」

那不是一樣!張止深實在不曉得該怎麼和他對話,總覺得他說的,自己聽不懂;自己說的,他接收過去又變成另外一種意思。

和一個人講話怎麼會這麼難。張止深乾脆閉嘴,也不理他,想著他肯定跟不上自己,直接轉身就走了。

隔天上學,他拿起書包,看了眼地上三個沉甸甸的防塵袋,最後穿著自己洗好曬乾的制服走出房間。

上課的時候,相比前日,他因為這些事而開始感到煩惱了,卻又覺得這樣很怪,於是告訴自己不要去想,直到放學,瞥見黑色制服一如前兩日那般站在相同的位置。這次他停也沒停,快步離開,在越過時,他望見了葛與寧那張平靜的臉容。

「嘖!」站在自己房間,張止深將書包丟在桌上。

他實在不懂,那個有錢少爺為何三番兩次地找上門來?是吃飽太閒嗎?張止深坐在床鋪上,皺眉睇視著那三套從帶回家後就沒動過的衣服,片刻,他終於拿起其中一套。

防塵套上附有製衣師傅的名片,簡潔地印著電話,看起來就像是私人專屬的。他拉開防塵套的拉鍊,一襲深藍色的制服整齊地被包裹在裡面。

明明是自己學校的服裝,但是摸起來、甚至是看起來,根本和他平常穿的完全不是相同的東西。

連他這種根本不會去挑選衣服好壞的人,也都能夠粗淺地明白這不僅是質料的異同而已。

「真是有夠誇張的……」張止深拿高那套制服,邊看邊低語,忽然有什麼東西從防塵袋裡掉了出來,他低頭一瞧,一只信封躺在地板上。「……啊。」他想起來了,那是有錢少爺最後放進去的。

張止深把制服放下,彎腰拾起那信封,將之拆開,裡面是一張閃著珍珠色澤的卡片。邊緣勾勒著燙金的花紋,開頭寫有他的名字,內文則是兩行很簡單的感謝文字,字跡十分漂亮。

從來沒收過這種信件,張止深不禁垂首開始思考。

為什麼寫這給他?為什麼送他訂製的制服?為什麼一直站在校門口等他?雖然他一直沒想過這些事,但是現在卻被搞得不得不想。

當時,對方問了他的名字,那個眼神相當地認真。

這真的只是想單純跟他道謝嗎?該不會其實想和他做朋友吧!

雖然這很臉上貼金,只是心裡閃過還不用說出來就足以令人感到難為情,可是張止深實在想不透對方的用意。

結果他困擾了一整晚,翌日到學校時也都還在困擾。縱然很想把事情全部丟開,但是大腦不聽話,關於葛與寧的行為和之中的理由,就是會不停地躍上心頭,他甚至還憶起昨日葛與寧遭他無視的那張臉。

放學的時候,下雨了。

他在學校抽屜裡塞了把傘,以備不時之需使用,今天剛好就是可以用到的時候。撐著黑色的傘,他將傘骨靠在肩膀上,一步步地走向校門。

葛與寧站在那裡。張止深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不會意外了,在心裡嘆了口氣,他朝葛與寧走過去。

「喂。」站定在他面前,張止深開口。葛與寧佇立的地方有個小屋簷,但是並不能擋去所有的雨水,所以他的肩膀和髮梢都有一些噴濕了。睇著這個情景的張止深,也不曉得是何原因,就出聲對他道:「……就算你什麼也不做,我也是可以跟你當朋友的。」

所以拜託別再幹這種事了。張止深將傘往前遞出,替他遮去了雨水。

雖然……他們兩個可能很不合……不過……唉,就這樣吧。心裡十分尷尬,他看著葛與寧,希望對方說些什麼。

然而,葛與寧只是直直地注視著他,微濕的長長睫毛眨了一下後,道:

「朋友?」他露出有些不明白的表情。

「就是……」張止深不自在到極點。「你先是問我名字,又老是來找我,不是想做個朋友嗎?」嘖!這些話真是讓他丟臉得想去死。

葛與寧望住他。

「我……做事情不喜歡沒頭沒尾,所以只是想知道送你的制服合不合身。」

「咦?」沒錯,他之前也是這麼跟自己說的。張止深一怔,隨即質問:「那……那你又何必問我名字!」

葛與寧眼眸清澄,道:

「因為我還要寫謝卡,必須確認一下。」

張止深愣住。這也沒錯,當時他還問了怎麼寫。

雖然極其古怪莫名,但是這個人所做的事真的都只是因為道謝而已。

他——他想太多了!

一瞬間,張止深滿臉通紅。本來就是,他憑什麼認為這個有錢人家的少爺想要和他成為朋友?他想了那麼多,卻沒考慮到這個最基本的理由,才會得出一個詭異荒謬的結論,最糟糕的是,結論明明很怪異,他卻對著對方說出口了!

張止深忍不住用手遮住自己額面,羞恥到差點呻吟出聲。

他一定是被這傢伙影響的,這人的反應和言行都不是他能理解的,所以他就在不知不覺中也被干擾了!

「請你忘記我說的話。」張止深僵硬地將傘塞給他,決定立刻消失。

在轉身離開之際,卻聽到葛與寧的聲音響起:

「……所以,不做朋友了嗎?」

「呃?」張止深停住動作。

只見葛與寧凝視著他,平靜地道:

「你剛才不是說,就算我什麼也不做,你也會跟我當朋友的。」

張止深啞口。

之前,他根本都沒有想過要跟這種有錢人少爺交友,但是為什麼,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?中間是發生何事才會變成這樣?

他已經完全搞不清楚了。

「那麼,先交換手機號碼。」葛與寧道,拿出手機。

張止深瞠著雙眸,最後,只能挫敗地低下頭。

他拿著鏟子,挖了一個洞,自己跳進去,然後出不來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(試閱結束)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AMMORI 的頭像
IAMMORI

IAMMORI 

IAMM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悠小宅
  • 請問這是老師新的同人誌嗎?一次兩本嗎?
    如果是那就太好了^^
  • 夜光
  • 記得看過這故事,終於出書很開心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